Endless

新人一枚,如果真的喜欢我的文的话,就点个赞吧,谢谢。我平时写一些自己爱吃的CP文,不长,一般是短篇或中篇,文笔可能不是很精湛,希望大家能多多包涵。

【博君一肖】喜欢(2)

这是哥哥喜欢弟弟很久,哥哥要放弃了,想要离开弟弟了,弟弟却把哥哥抓回来了。

带有养成的感觉,哥哥以为弟弟是小奶狗却没想到养成一只大狼狗。

暗恋文

小虐怡情

以哥哥的视角阐述

今天广州的天气不错,阳光正好,大爷们都纷纷出来珠江两岸晨运,下棋。

我没有回老家,想自己呆一会,等感觉好了,就回老家,到那时候也许我和小孩真的就再无联系了。

我在老城区里租了一房一厅的房间,老城区的房子一般不高,四五城楼左右,房间旁边有一颗比房子还高的榕树,我租下这个房间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这棵树,家里的阳台在榕树的遮阴下看书也不觉得晒。

我给王一博的助理发了条信息,内容大多数是工作上要注意的事项,并且让助理等小孩比赛结束了再和他说我辞职的事情。

然后我点开小孩的微信,看了看他的头像,是他喜欢的一个摇滚乐队,我笑了笑,又点开了他的朋友圈,几乎全是摩托车和舞蹈的说说。

小孩这几天都在美国去参加一个国际明星的摩托车赛,他为了这个比赛把好几天行程延迟,一早到了美国熟悉赛道,就为了这次能在这次摩托车赛能拿个第一,去年他也有参加只是拿了个第二名,与第一名就差三秒。

摩托车是小孩最喜欢的爱好之一,他喜欢疾驰带来的刺激体验,他骑在摩托车上,不需要圈子里的勾心斗角,他只需要想着什么时候上油,在那个转弯处压低身子,他伴着风而走,也与风逆行,风流入赛车服上的透气孔,全身都是清爽的。

去年的比赛我都有陪着他,这次就没和他去,我陪他到机场,忽悠着和他说公司有很多事情有处理,小孩不说话,别扭着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像是在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,为什么不把这些事情交给别人做。

其实我都知道小孩在想什么,小孩心思简单得很,尽管现在还是二十二岁,我笑笑说:“加油,我会看直播。”

“我们早上比赛,中国已经是大晚上了。”王一博还是不死心的想拉着我去。

“没事,你不是知道吗,熬夜我也是经常的事情。”

王一博还想说着什么,我知道他不死心就继续忽悠着他说:“快上飞机吧,那比赛每年都会举办,以后,”我停顿了一下,看着他的眼睛,轻轻地说,“以后……以后我都会陪你去……好不好?”

小孩被我忽悠成了,点点头,还不忘和我说:“好,那你不准骗我!”

我愣了愣,苦笑了一下说:“对不起。”

那声音极小,卑微得很。

【博君一肖】喜欢(1)

这是哥哥喜欢弟弟很久,哥哥要放弃了,想要离开弟弟了,弟弟却把哥哥抓回来了。

带有养成的感觉,哥哥以为弟弟是小奶狗却没想到养成一只大狼狗。

暗恋文

小虐怡情

以哥哥的视角阐述

五年了。

我看着电脑里的辞职信,放空了,我没敢和他当面说声再见,见了,心就乱了,感情一上来,我可能什么就不管了,放任自己了。

鼠标很早就在发送的键上,我却一直在拖,迟迟按不下去。他总是说我爱犹豫,其实我不是一个犹豫的人,我只是不舍,总是想再拖一会,也许,我就能多在你身边一刻,我不舍得与你分开,不想看不到你,可你啊,总是想风一样,从我身边掠过了,我也只能感受却无法去触碰,只好拼命的去抓住。

真卑微啊。

我嘲笑了一下自己,算了,五年也够了,人嘛,总不能这么贪心的。

发送成功——屏幕上的四个字,就像活生生的刮了我的心上的一块肉,把笔记本合上,整个人像是虚脱了,陷入沙发里,一点一点的往里面缩,闭上眼往事一幕幕出现在我的脑中。

当时他还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小明星,在一次偶然的机遇我看到他跳舞的视频,一个人在四周比较昏暗的练舞室里,只有几盏吊灯照在他身上,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泛着灯光,白色的背心衣配着宽松的黑裤,视频只有一分钟不到,可在那一分钟里,他的舞蹈让我怦然心动。

我喜欢一见钟情后日久生情。

王一博,我在心里读了几遍他的名字,放手一搏。

我静静的在手机关注他,他的生日,他的爱好,我记得一清二楚,时间越久越难以自拔,后来我得知他要回国发展,身边的人全都换了,我动了心思,交代好身边的事情,动用人脉做了他身边的经纪人。

一开始与他见面的时候是在一次表演的后台,我记得很清楚,那时候是冬天,他穿着一条黑色的破洞裤,外套薄得很,看得我一下子就揪起心来,我比他大六岁,他那会才刚成年,没我高,因为做明星的原因瘦得很,站在后台的角落里一遍又一遍的练习,旁边其它和他一起表演的明星一个个有人在旁边递热水袋,喝着助手给的奶茶,他一个人却是孤零零的,那时候我心里特不是滋味,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,说不了话。

我没走过去,脱了身上的羽绒服,喊了一声:“王一博。”

他听到声音朝我方向看,我对他招招手,小孩愣了愣,走了过来。

“我是你的经纪人,肖战,以后来日方长。”

他点了点头,想走回去继续练,我当然不给了,一把拉住他,把宽大的羽绒服套在他身上,拉上链子,带到一旁休息。

小孩可能觉得不好意,怪尴尬的,想挣脱开套在身上的羽绒服。

我就哄着他说:“诶,先穿着,你还有一段时间才上台,这么冷的天,冻僵了手脚,到时候跳出来的舞就很僵硬了。”

他也觉得有道理,不那么变扭,却还是倔得很,坚决把拉链拉开,维护他的形象。

我看他这孩子气的行为,笑了起来。

“笑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喝热奶茶吗,里面是红豆。”我用奶茶碰了碰他的手。

小孩不说话,我以为他不喝,只好尴尬地把奶茶放回袋子里。

“我喝,”小孩闷声的说,“谢谢你。”

奶茶没被他喝几口,就被喊去准备上台了,小孩冲忙地把奶茶递给我,然后又把大衣脱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当时紧张得很,在黑暗的后台里,他就这么穿梭在人群中,不回头。

我手里拿着奶茶,大衣搭在我手臂上,心里空荡荡的,我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,不然我会后悔的。

“王一博!”我大声的喊了他的名字。

他回头,疑惑的看着我,眉头紧闭,意思是有话快说,他赶时间。

我心有感悟,对他喊:“加油!你很棒!”

他没想到我说出这样的话,站在那儿呆呆的,不过,不一会就被工作人员催着带到台上表演,不知道那时候是不是太冷,还是他害羞了,我走到录制场地看到他耳根子红红的。

小孩是和几个最近比较火的明星组队在一起表演,激动的粉丝在观众台上喊着自己喜欢的明星的名字,举着闪亮亮的灯牌。

小孩表演完后,站在几个明星的边边,偷偷的往观众台上寻找。

我看着他找了好久,明亮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就暗下去了,在茫茫人海中,他找不到关于他的灯牌,只好低下头来掩饰什么,踩了几脚地上的彩带,才抬起头看向了主持人。

自此之后,我就没能忘记小孩当时的表情,失落极了,很是委屈,尽管如今的小孩也不再是当年的小明星了,可我却怎么也忘记不了那个小心翼翼地捧着话筒和主持人互动,脸上挂着违心的笑容,闭幕了也是一个人被挤到最后面,被挤着走出去的孩子。